十月,總讓我覺得時光輝是璀璨,是重新點燃希望重新可以做夢的月份,

2012的十月讓我感到灰寂、沉悶,光輝璀璨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 

也許是打從妳走了以後,我的世界已經灰寂,我的心已遁入黑暗,幽鬱深谷連陽光都無法穿鑿。

這個月第二次聽見愛貓過世的消息,前兩天才聽說剛開完刀,帶回家養護,今早卻聽見已經去了的消息,

去了,去了,終究還是去了,當醫生們說出「渴求奇蹟」這句話的時候,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樂觀,

「渴求奇蹟」在我心底已經成為敲響喪鐘的第一聲號角。

 

讓我想起妳那個時候的情況,妳也很快,沒拖幾天,三天內就全部結束了,

快得讓我連求醫生挽救,求神保有妳的生命,連想再多看妳幾眼多跟妳說話的機會都沒有,所有的記憶停留在妳在我髮邊撒嬌磨蹭的那刻。

妳沒給我太多的時間去練習失去妳的人生作業該怎麼寫,沒有妳相伴的人生這一課,我交不出漂亮的成績。

 

我只能頹萎著用顫抖的雙手去擁抱妳已經冰冷的身軀,細細的看著妳,親手替妳擦拭,抱著妳走過火葬場,親手親眼地看清楚死亡是什麼樣子,

當血肉身軀被高溫燒燼,皮毛化為一堆白骨,那曾經有血肉之軀會活潑亂跳撒嬌作怪的妳,成為一堆白骨靜靜地躺在罐子裡,死亡是寂寥靜默在時間裡流動。

 

站在死亡之前,覺得生命是一條漫漫流動的長河,說再見的那天還很遠,

當站在死亡面前,猛然發現自己的渺小、無能為力,警覺生命的脆弱,當生命消失時,靈魂流逝的速度快的令人無法想像。

該離去的總是會離去,沒有誰可以擁有誰一生,離去的人已經走遠,留下的人還是要往前走,時間的沒有因誰的離開停止擺動,日子依舊要繼續過,

 

失去摯愛,快樂被悲傷取代,喜、樂不再只剩悲、哀,想念、思念變成永恆,即使想從哀愁抽身也身不由己,因為心已經被困住,已經在原地被綑綁。

 

既然無法從失去摯愛的感傷中抽身,則不如將傷感化成生命和自己的血肉融為一體,不再和快樂與悲傷拔河,不再與思念想望拉扯,這樣的生命會更有一些味道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走在筆桿的稻田裡

omi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